po主是神经病,流水账专业户
消息常年抽风,回复不及时请见谅
不更新时很少在

© 月攘一鹤
Powered by LOFTER

【忘羡】江澄听了想打人 06

其余章节戳:01  02  03  04  05  07

不知道什么鬼东西,突然冒出的脑洞

现代AU

没赶上521,认命了……过渡章,赶进度用!似乎是忘羡第一次打电话

不说流水账也该知道是流水账了……


正文:

聂怀桑觉得自己今天很倒霉。

他最近迷上了古玩,鼓捣一番,收来了两个高仿宋窑青瓷碗,一个假冒唐三彩,一个做旧工艺贯耳瓶,钱花了一大堆,气得聂明玦要拿戒尺抽他。

挨了大哥一顿骂,聂怀桑满肚子苦水,憋不住出来走走散心,没想到就进个便利店买水,也能被魏无羡堵在小巷子里。

“魏,魏哥。”聂怀桑垮着张脸道,“你这是做啥,我们有话好好说,你把我堵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啊。”

旁边聂怀桑的司机摩拳擦掌蠢蠢欲动,就等他一声令下来光荣救主,没想到被聂怀桑一眼给瞪了回去:“你干什么,没看见这是你魏哥吗?”

魏无羡眉毛一挑,扯出一个冷笑:“嗨爆全场啊?”

聂怀桑结结巴巴:“还……还挺嗨的……”

“嗯,是挺嗨。”魏无羡又往前一步,吓得聂怀桑背贴墙站得笔直,“再嗨点我看蓝湛也要爆了!”

“魏哥你听我说……”聂怀桑一边瞟魏无羡一边用两手护着自己,“我平时都看那种……那种女主播的,穿暴】露点随便扭一下就很嗨了,哪会知道男主播是什么套路。你知道我有一堆堂姐妹的,我就去问她们,她们说这样最嗨……”

“怎样?”

“就……搞个CP什么的,上周她们也去看你直播了,说你们不火简直天理难容,要去论坛给你和蓝湛建CP粉楼呢!”

“什什什么楼?”魏无羡吓了一跳,“我的天,可让你家大小姐们消停点吧!蓝湛要是知道了告诉你大哥,我看你得少层皮。”

“别别别。”聂怀桑拉着他眼泪汪汪道,“我不会让她们胡闹的,你也让蓝湛千万别告诉我大哥,我要是再搞出点什么事来,大哥要直接关我禁闭了。”

“关一关对你挺有好处。行了,公司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魏无羡从口袋里抽出五千塞到聂怀桑手里,“下次来别打赏!”

 

其实魏无羡觉得这次直播挺好的,关注涨没涨先不说,至少蓝忘机对他的态度相较上周缓和不少。这周他再说点什么,蓝忘机也会面无表情地看过来,而不是面无表情地当他不存在了。

所以魏无羡脸皮一厚又贴了上去:“蓝湛,这么熟了,一起吃午饭呗?”

“不熟。”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们还一起直播过的。”

“不熟。”

“你不去公司餐厅,在这里开小灶吃你家药膳?”

“没有。”

“那一起去吃午饭呗?”

“不熟。”

江澄一扯他胳膊肘:“你叫蓝忘机做什么,他都在办公室吃饭,有人给他送上去。”

魏无羡笑:“特权阶级啊?”

“也不是,前几次他还是去餐厅的,后来发现大家见他在都不敢说话,就不去了。反正老板和员工的餐厅也是隔开的,在哪吃不一样。”江澄取下工作牌去刷卡,“快,据说今天餐厅破天荒提供辣椒酱了,我去打菜,你去挖辣椒酱!”

 

蓝氏集团的内部餐厅菜品丰富,厨师也是高薪聘请,绝不亏待员工。但因为口味偏甜,魏无羡不怎么吃得惯。这顿饭有了辣椒酱,他竟觉得美味无比吃得畅快淋漓,满意之余,还顺手在意见簿上写了个“辣椒酱好评”。

饭后江澄要午睡,两人都有单独的办公室,魏无羡起床困难,便趴在自己办公室里玩手游。可惜运气不佳,连跪几把后,他干脆翻身坐起,打开了视频网站。

按照惯例魏无羡一般都会在直播的第二天去看自己的录播评论,但这次不知为什么,就是希望晚一点,拖得再晚一点才好。

他点进美食区,其实根本不用找,那期录播就在榜首挂着。

魏无羡算了算,距离直播到现在已经过了快一周,还在榜首挂着,个中缘由,基本就不用想了。

他点开了那个链接,视频播放次数已经超过了80万,封面图是他去看蓝忘机瞳孔的一幕,截得相当有水平,借位下看起来就跟他正抱着蓝忘机啃似的。tag也新增加了许多,什么新大门,双男神,虐狗,秀恩爱,夫夫组合,诸如此类。魏无羡看一个心惊肉跳一次,看完下来基本上就要心肌梗塞了。

托聂怀桑的福,第一次联合直播画风就歪到了千里之外,直接掉进沟里。魏无羡想,不知道现在去做色】情男主播还来不来得及。

他倒在沙发上剥了两个枇杷,颓废一阵,又想开了:虽然自己完全没有要插柳成荫的意思,但既然已经有了柳荫,不用岂不是太浪费。曲线救国也是救。

吐掉枇杷核,魏无羡摸出手机,登录了夷陵老祖的微博号,转发了这期录播,并附上:超开心的一个夜晚[馋嘴]

正准备@蓝忘机,才想到蓝忘机根本没有微博。

于是魏无羡就这样发了出去,短短几分钟内被轮了几百遍。他看了眼右上角不断跳动的数字,关了微博,给蓝忘机发了条短信:你现在有空没?我来找你。

屏幕亮了下:有。

魏无羡将手机揣进口袋,出门上了一层楼找到蓝忘机的办公室,见门虚掩着,便推开走了进去。

蓝忘机正在看一份报告,见他进来,揉了揉眉心,问:“什么事?”

魏无羡道:“上次直播反响挺不错的,要不你趁热打铁去注册个微博,可以与粉丝互动。你肯定腾不出时间来搞这个,扔给秘书打理就行。”

见蓝忘机不置可否,魏无羡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你在国外也用twitter,ins一类的吧?”

蓝忘机答:“嗯。”

魏无羡:“私人号?”

蓝忘机又嗯了一声,非常实诚地打开了推特账号给他看:

“蓝忘机”转载了“姑苏蓝氏”的推文:蓝氏集团与业内巨头XX合作,联合打造XX平台将于年底首亮相。

“蓝忘机”转载了“姑苏蓝氏”的推文:蓝氏集团第一季度实现效益增长XX%,其旗下直播平台“伽蓝”同时在线人数已突破XX万。

“蓝忘机”转载了“姑苏蓝氏”的推文:针对蓝氏集团与温氏集团近期疑似恶意竞争行为,蓝氏副总裁蓝启仁于XX日召开记者招待会。

魏无羡:“……我觉得你对私人号似乎有什么误解。”

正说着,又有人敲门进来拿文件给蓝忘机签字。魏无羡看蓝忘机一条一条认真检查条款,突然觉得窝在办公室里打游戏的自己真是罪恶。

他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水,一边往门口走一边道:“你先忙你的,微博的事你不介意的话我帮你弄。”

“嗯。”蓝忘机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来,顿了顿,又加上一句,“不介意。”

 

然而事不凑巧。

魏无羡中途被蓝启仁抽去了邻市出差,再想起这件事时已经是五天后。

他既然已经对外宣称与蓝氏再无瓜葛,便不方便再出面蓝氏事务了。蓝氏这次商务谈判安排的是进入公司不久却已颇有成绩的蓝思追和蓝景仪。但毕竟还是小辈,远不如魏无羡有经验和老道。蓝启仁怕两人吃亏,塞魏无羡过去暗中把关。

两个小辈都是蓝氏亲眷子弟,跟蓝忘机一样,一身的雅正,眉目清俊。蓝家多出美男子,也不是随便说说的。

两人一开始还腼腆着喊魏前辈,不大放得开。结果不到一天就已和魏无羡打成一片,三个人晚上挤在酒店一个房间里组队玩游戏,大杀特杀。

不料没到十点两个小辈就嚷着要睡觉,被魏无羡狠狠嘲笑一番。回到自己房间后又看了一集狗血剧,魏无羡才记起蓝忘机微博号这事还捏在自己手里。打开网页两三下注册好账号,头像选了只白兔子,背景直接默认不用愁,就是关注列表里空白得刺眼。

魏无羡自己除了伽蓝平台的官方号和录播小组,其余关注的基本都是些哈哈号,看着轻松,不用费脑子。他思来想去,最后只在蓝忘机的关注里添加了平台和自己,顺手发了条打招呼的微博。

转身把账号密码短信发给蓝忘机,魏无羡又切了自己的夷陵老祖。找到蓝忘机的号,发现那条下已经有不少转发评论了,一半在尖叫男神居然来了微博,一半在质疑是否是含光君本人。

魏无羡转发了那条微博:不用怀疑,这就是你们的含光君。

他没有设置关闭陌生人@,想想蓝忘机那边大概会被消息提示刷屏,忍不住给蓝忘机打了个电话。

铃声只响了一下就通了,不等对面出声,魏无羡抢先道:“蓝湛你看!”

蓝忘机那边听着很安静:“看什么?”

“提示,怎么样,惊不惊喜?”

“……无聊。”

“哪里无聊!密码你自己改改,还有关注,你要有感兴趣的就加一下,没有我让公司随便加加给你入V。”

话说了一半,魏无羡一刷新,关注列表里的“含光君”从互相关注变成了单向关注。

“不会吧蓝湛你把我unfo了?!”魏无羡目瞪口呆,“这么小气?!”

蓝忘机只道:“好好出差。”

魏无羡点进蓝忘机的号,却发现关注还是那两个,只是位置变了一下,自己到了最底下。

“啧啧啧,多大人了还斗气,谁无聊啊?有本事别把我加回来。”魏无羡打了个呵欠,“行了,快十点半了都,我还要去检查你家小辈准备的意向书,拜!”

 

既然获得高关注度是整个策划的第一步,魏无羡的更新便勤快了许多,加上平台的直接推广,在六期直播后两人已经有了相当高的关注度,成为了排行榜常客。

除了录播小组,甚至连含光君后援会,夷陵老祖后援会之类的粉丝群也纷纷冒出,如野草疯长。而聂怀桑果然说到做到,不再搞事,每次直播都跟着弹幕安静刷屏,时不时放一下高级弹幕娱乐大众,坐实铁杆男粉的称号。至于CP粉楼,聂家的小姐们也确实没建,倒不是聂怀桑在中间起了多大作用,而是早有人抢先一步建了楼,他空有一身力气使不出。

魏无羡看多了拉CP的言论,从最初的心惊肉跳到现在的笑哈哈,居然也习惯了,无聊时还会去粉楼里逛一圈,看看各种清奇脑洞和挖掘出的所谓蛛丝马迹:

“两个人的口罩都是情侣款,还有什么可说的吗?!自古黑白出CP!”

“每次老祖说话时含光君都会看着他,眼睛都不眨的!”

“你们去看含光君微博的关注列表!老祖可在最下面,说明是第一个关注的好友!”

厉害,厉害。魏无羡一边啧啧称赞,一边挖了一大块冰淇淋。

不过有个人一起直播确实方便不少。以前魏无羡得腾出一只手拿手机,现在只需他拿着手机拍蓝忘机,或是蓝忘机拿着拍他,别说直播吃东西,就是一路拍进厕所都没有问题。

他怎么就没早点想到抓个搭档的。魏无羡唏嘘,失策失策。


—TBC—

这文只有过渡章和流水账两种东西……


评论 ( 71 )
热度 ( 14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