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主是神经病,流水账专业户
消息常年抽风,回复不及时请见谅
不更新时很少在

© 月攘一鹤
Powered by LOFTER

【忘羡】江澄听了想打人 04

其余章节戳:01  02  03  05  06

不知道什么鬼东西,突然冒出的脑洞

现代AU

流水账X2 直播什么的……


正文:

魏无羡醒来时,天已大亮,窗外没有往常车来车往吆喝喧闹的嘈杂声,安静得可怕。

他从床上一下直挺挺坐起,四周摆设很熟悉,是他在市中的那套住宅。他每周请家政工打扫一次,因此很是干净。

宿醉感涌上大脑,头痛欲裂。魏无羡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卧室,江澄正躺在客厅沙发上玩游戏,见他进来,眼皮一抬:“醒了?”

“醒了。”魏无羡倒了杯水坐下,“昨天怎么回事,我多少年没醉过了。再说我也没喝多少啊?”

“你还有脸提,魏无羡,你丢人不丢人!”江澄一扔手机,“抱着人家姑娘撒酒疯,要不是我把你拽开,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看你笑话!”

“姑娘?耍酒疯?”魏无羡一头雾水,“我真不记得了,有这回事?”

江澄冷笑:“你喝到断片,当然不记得。”

魏无羡声音也沉下来:“你见过我断片?”

见他不像开玩笑,江澄也一脸正色:“你真不记得了?”

“真不记得了,唯一挺可疑的就是当时你去吧台叫酒,有个小姑娘过来,非要请我酒。”

江澄皱眉:“她酒有问题?”

“不知道,我没喝。但又不好驳了人家面子,我就让服务生过来换了款酒,她也站着不走。”魏无羡叩着茶几回忆,“喝了我觉得有些热想出去透透气,然后——就躺这来了。”

江澄脸色很难看:“酒里下【】药了。”

“十有八九是。”魏无羡放下杯子,“我们怎么回来的?”

江澄脸色更加难看:“我拖你出来叫代驾,结果遇上了蓝忘机。”

“蓝湛?”魏无羡一笑,“看不出来啊,平时看着这么正经,居然也挺浪。他送我们回来的?”

江澄翻了个白眼:“你既然不记得,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你吐了他一车。”

“哎哟。”魏无羡拍手,“我看他好像有洁癖,哈哈哈哈哈,他一定后悔死让我们上车了。他什么脸色?哎哟,有没有赶我下车?”

“你笑个屁!这种事有什么好得意的?”江澄骂,“你知不知道他拖你进电梯时,你发酒疯扒他身上乱摸扯都扯不下来。他国外那边的秘书之前打电话来千叮咛万嘱咐说蓝忘机最讨厌和别人有身体接触,我看他脸都黑了!下次这种事别再让我看见,丢不起这人!”

“精彩精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拍着沙发笑了好一阵,又问,“你车是不是还在酒吧停着?”

江澄:“对,下午找个时间去取。”

“好!”魏无羡站起来,踹了江澄一脚,“顺便帮我查一下那间酒吧的老板是谁。”

 

调查结果不出所料,酒吧背后的投资人是温氏集团。

江澄一脸阴沉:“我看温晁就是盯上你了,整间酒吧都是他的人,难怪你换酒也白搭。迷【】药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都能使出来,够恶心的。”

“他这人哪不恶心啊?”魏无羡摆摆手,“不过他给我下【】药干什么,绑我回去严刑逼供蓝氏商业机密啊?”

“只怕更恶心吧。”江澄哼了一声,“他不还找了个小姑娘?到时候把你往房间里一送,衣服一】脱,全过程拍下来,看的人谁知道你是被下】药还是自愿。”

“这么毒。”魏无羡啧啧两声。

“就怕还有更阴的招。”江澄道,“你还不搬回来?要不你上下班开车。这次没逮到你,你觉得温晁会善罢甘休?”

“我那地方没建车库,停车麻烦。”魏无羡不以为然,“放心,你当我谁,这么容易就出事?”

江澄恨不得把他踹出门去:“你就继续吹吧魏无羡,这次要不是我在,你早出事了!”

 

魏无羡在江澄家蹭了两天饭,便没回市郊的老房子。周一终于如愿以偿睡到八点半,搭江澄车去上班。

他照例同前台小姐谈笑几句,掐点打卡。一拐角,正好看见蓝忘机翻着一份文件迎面走来。

把工作牌往口袋里一塞,魏无羡咧嘴一笑:“早啊,蓝湛。”

蓝忘机抬头见是他,面无表情,略一点头:“早。”

“哎,你别急着走嘛。”魏无羡拦住他,“上周六是我不对,我喝多了,什么都不知道。你洗车费多少,我付给你。”

“不用。”蓝忘机绕过他继续走。

“别啊。”想到蓝忘机讨厌和别人有身体接触,魏无羡故意一拉他手腕。没想到这一拉,还真拉着了。

手指下的皮肤微凉,骨骼结实,像握住了一块铁。

蓝忘机居然没挣脱,转过身来看着他。

魏无羡道:“我还要道歉,我不该抱着你不放,撒酒疯。”

蓝忘机:“……没事。”

魏无羡:“我也不该到处乱摸你,真的,我那时候热糊涂了。”

蓝忘机:“……你别说了……”

魏无羡:“不说我良心不好受。我也不是故意要这样,我就是觉得抱着你特别舒服,都不想松手的……”

蓝忘机终于忍无可忍,甩开了他的手。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你,一点都不经逗。”

蓝忘机皱眉:“工作牌戴好。”

魏无羡掏出牌子规规矩矩戴好:“蓝总还有什么指示?”

蓝忘机看了他好一阵,静静道:“你经常去酒吧夜店?”

魏无羡笑嘻嘻道:“怎么,你要教育我?得了,我们谁也别说谁。”

蓝忘机顿了顿,道:“我送客户,并不是去酒吧。”

“大半夜去酒吧门口送客户。”魏无羡鼓掌,“不愧是蓝总,时刻不忘工作,魏某佩服。”

蓝忘机不说话了,半晌,道:“你少去这些地方,人员混杂。”

“别担心。”魏无羡拍了拍衣袖,“下次遇见,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抱着你不放,也不会再乱摸你了,更不会吐你一车……”

话没说完,蓝忘机已满面寒霜转身就走。魏无羡得意冲他背影比了个V。

江澄端着一杯咖啡走过来,见他发疯,鄙视道:“你又干什么了。”

魏无羡跟着他一起往办公室走:“没什么,就逗了逗蓝湛。”

江澄黑着脸道:“你去逗他做什么,你要是把他惹生气了,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哎,你不知道,他这个人特别有意思。”

江澄皱眉:“怎么有意思了?”

“我说不清楚。”魏无羡掏出手机,两下找到蓝忘机号码,发了条短信过去「周三下班后去我家怎么样?」

几秒后手机响起,魏无羡划开一看,蓝忘机回复「可以。」

“真的。”魏无羡抬头,满脸都是笑,“就是特别有意思。”

 

这两天蓝忘机见他,要不绕着走要不当没看见,除了工作,绝不多说一句话,一脸大写的冷漠。

于是公司里都传闻,二当家和魏总监上周还亲密私谈,这周便形同陌路,变脸如变天,怕这位盛名在外的老板不是个好拉近关系的人物。

魏无羡倒是该吃吃该睡睡。蓝忘机这种人,既然出言,必定就驷马难追了,就算心里翻江倒海,也得硬着头皮上。果然周三下班后,魏无羡站在公司大门口,手机上新闻没刷几条,蓝忘机车已经到了面前。

周围一片窃窃私语,摸不清这位二当家到底在想什么。魏无羡闻若未闻,一拉副驾车门,坐了进去。

屁】股贴着座位了才发现,驾驶位上坐的不是司机,而是蓝忘机。

魏无羡惊奇道:“你自己开车?”

蓝忘机瞪了他一眼,不答话,浑身冷气飕飕。

魏无羡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道:“你别瞪我,我也不知道是你开车的,要不我坐后排了。”

蓝忘机不理他废话,一踩油门,魏无羡猛地向后一仰,惊魂未定地坐好,嚷道:“速度!速度!蓝湛你疯啦?刚回国就想吃罚单?”

“……”

“蓝湛你真不理我?”

“……”

“啊好无聊啊……”

“……”

“蓝二公子,说句话呗?要不我唱首歌?”

“……”

“咳,我就当你答应了!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一路闹腾到他家楼下,蓝忘机找了个街边车位准备停车,魏无羡用手肘拐捅了捅他:“往里边去停,这外面路窄,车又多,等会把你的好车刮花了。”

蓝忘机便往里开,进了个狭窄的小巷子,魏无羡道:“行,就这里吧,就是有点窄,好停不?”

话音未落,蓝忘机单手握住方向盘,两三下扳进去停稳了。

魏无羡下车吹了个口哨:“你这技术挺溜啊。”

蓝忘机懒得搭理,一路向楼道里去,开门见山道:“你今天准备直播什么?”

“又理我了?”魏无羡转过身来,一边看他一边倒着上楼,“今天咱们第一期,就不弄复杂了,随便聊聊天就好。”

他走到四楼,停在左边那一户门前。门原本是老式的木门,魏无羡来后换了扇防盗门,门口整整齐齐贴着对联和福字。

见蓝忘机一直盯着那个福字,魏无羡笑:“春节贴的,我每年都贴,你在国外没这个习惯吧?”

蓝忘机淡淡道:“也会贴,每年贴。”

魏无羡翻出钥匙开门进屋,又去给蓝忘机找拖鞋:“有点乱,别介意。”

房间里各种东西很多,柜子里叠着书桌上码着,但却不乱不脏。客厅里挂着几副照片,蓝忘机走过去看——都是魏无羡和江家人的合照。旁边一个大玻璃箱,里面一些藤蔓树枝之类,魏无羡指了指道:“以前养过一只鬃狮蜥,叫陈情,后来忘记加热,死了。”

蓝忘机点点头,魏无羡又端来一把椅子:“来来来,你先注册一下用户名,我去给你拿饮料,想喝什么?”

蓝忘机道:“矿泉水就好。”又问,“你叫什么?”

魏无羡得意道:“我直播间叫夷陵乱】葬岗,我当然叫夷陵老祖。”

蓝忘机眉尖抽了抽:“乱】葬岗?”

“对啊,帅不帅?”魏无羡从冰箱里拿了两瓶矿泉水,用脚把门关上。他把一瓶递给蓝忘机,又拉了把椅子来坐着凑过来瞧,“你呢,准备叫什么?”

蓝忘机静默片刻,在用户名一栏里输入了“含光君”。

魏无羡一愣,哈哈笑道:“看你这么一板一眼,原来还是个文艺青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握拳一拍,“你别说,你这声音去唱几首古风,都不用推了,直接屠】榜。”

蓝忘机丝毫不给面子地把椅子拉开了点:“我不唱歌。”

魏无羡又把自己椅子拉上前去:“说不准的,到时候一大群小姑娘给你刷花。”又啧啧道,“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能举一反三了,厉害厉害,果然是注定要走这条路的!”


—TBC—

二哥哥不会唱的【。

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的废话多 居然还是没写到直播

评论 ( 93 )
热度 ( 14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