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主是神经病,流水账专业户
消息常年抽风,回复不及时请见谅
不更新时很少在

© 月攘一鹤
Powered by LOFTER

【忘羡】江澄听了想打人 03

其余章节戳:01  02  04

不知道什么鬼东西,突然冒出的脑洞

现代AU

流水账,最近脑子不够用,可能都是这种流水账了

你们两个是在约会吧


正文:

要说魏无羡对住在这样一个江澄嫌弃得要死要活的地方有什么不满的话,大概就是距离公司太远,他每天不得不起个大早。

以前他住江澄对门时,九点上班他能睡到八点半才被江澄疯狂砸门砸醒。如今搬到市郊,魏无羡每天不到七点就得爬起来,叼着面包骑着自行车去挤地铁。

起了半年,他居然也快习惯了,以至于今天魏无羡雷打不动六点五十准时睁眼,穿衣洗漱烤好面包就要出门。

一拧门把手魏无羡才想起昨晚和蓝忘机约好了八点见面,不禁后悔得捶胸顿足:早知道再多睡半个小时啊!

百无聊赖地刷了半小时早间新闻,魏无羡眼见时间差不多,慢悠悠揣着手机下楼。刚出楼道,便看见了落了满身斑驳树影的蓝忘机。

魏无羡忙小跑过去:“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是不是等很久了?”

蓝忘机摇头:“没有,我刚刚到。”

见魏无羡就拿了个手机钱夹,他又问:“吃早餐了吗?”

今天蓝忘机没系领带,只穿了一件简单的衬衣,合体剪裁包裹出宽肩窄腰的漂亮线条,扣子一直扣到领口最顶上一颗,一丝不苟。

魏无羡早塞了两片烤吐司,却神使鬼差道:“还没,你呢?”

“没有。”蓝忘机睫毛一扇,“一起吃吧。”

 

六点半到八点半正是各个早餐铺激烈争抢顾客拉生意的时段,连街边临时搭的桌位都坐满了赶着吃早餐上班的人。两人沿街一家一家地看过去,魏无羡问:“你想吃什么?咖啡三明治可不可以?这里没什么咖啡馆,前边有一家大约要走一刻钟。”

蓝忘机道:“不用。”一指路边人头攒动的店面,“这些就很好。”

魏无羡乐了:“看不出来蓝总还挺朴素。正好,前面拐角有一家包子铺,特别好吃,一般人我都不带他去。”

 

包子铺前面排着长队,可见味道确实不错。魏无羡拽着蓝忘机大摇大摆进店去,刚跨进门就开始蜂蝶乱飞:“张妈,生意好啊!几天没吃你做的包子想得心慌!这不,我又来了。”一转头又道:“李姐,今天是化妆了?这么漂亮,大家都偷偷看你!”

他面上神采飞扬,一张嘴像抹了蜜糖,店里忙活着的女人们都笑起来:“哎哟哟,还是小魏嘴甜,来来来,快坐下,今天想吃什么馅儿的?”

魏无羡冲蓝忘机得意眨眼,后者嘴角抽了抽,还是跟着坐下了。

“蓝总喜欢什么馅儿的?”

蓝忘机道:“我不挑,你点你推荐的。”

“那好,一笼三鲜一笼灌汤,两碗豆浆,谢谢李姐!”

坐定后,蓝忘机道:“你关于平台业务扩展的方案我和叔父也商议过了,觉得不失为一个好方向。”

见对方不是来劝自己搬家的,魏无羡松了口气,道:“是吧!一种产品做到最后总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分羹。今天只有温氏,明天可能周氏,王氏就出来了。与其竞争拼差价,不如扩展思路,发展副业。”

蓝忘机:“嗯,那你若打算发展餐饮行业,准备怎样推广?”

魏无羡:“好说,咱们自己这么大的直播平台,每天活跃人数和浏览量远超传统媒介,用自家平台炒红自家餐馆,省钱省力。到时候也可以邀请平面杂志做相关报道,双管齐下嘛。如果顺利,就可以开分店收加盟费,作为主要创收方式。”

蓝忘机点点头:“为什么选餐饮行业?”

魏无羡:“餐饮受众大,容易做活。不过这只是个思路,其他行业也可以,反正都是套路。”

正说着,包子已经上桌,魏无羡发现除了他点的三鲜和灌汤,还额外多了一笼鸡汁。

他转头叫到:“李姐,多上了一笼鸡汁的,是不是哪桌的端错了?”

女人捂着嘴咯咯笑:“没有,看你带了位朋友,送你们尝尝!”

魏无羡这才反应过来,他自己一天到晚花团锦簇,忘了旁边这位蓝总长得比他还好看,不用想也知道是位招蜂引蝶的主。果然环顾四周,偷偷摸摸的打量目光比平常还多了好几分,几个女生正拿起手机,躲躲闪闪地对着这边。

魏无羡嘴咧到了耳根,蓝忘机不解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魏无羡忙低头喝豆浆。

蓝忘机放下筷子,道:“这次的方案叔父让我们两个人负责。”

魏无羡一边答好一边想,恐怕不是让蓝忘机来负责,而是找个人来看住自己吧,免得他又做出什么找商业间[谍之类的事来给蓝氏丢脸抹黑。

蓝忘机继续道:“所以我们职位平等,我不是你上司,你也不用叫我蓝总。”

魏无羡一顿,随即扬起一个笑:“蓝湛。”

“嗯。”对方轻轻点了点头。

 

结账时蓝忘机坚持要付账,魏无羡也不喜欢推来推去地矫情,便让他付了。两人沿着街道慢慢地走,途径一个水果市场,再出来时魏无羡手上三只新鲜得滴水的油桃,笑嘻嘻扔给蓝忘机一个。

“现在你知道我为啥喜欢住在这了吧,这一带的摊主我都熟!对人特别热情!不像市中的,走来走去看到的都是一张披麻戴孝脸。”他咬了口桃子,“上次吃的那家大排档,还有这家沾水米线,旁边那条街的生煎包和湘菜馆,我都做过直播,后来老板说顾客翻了一倍。怎么样,我厉不厉害?”

蓝忘机掀了掀嘴角,魏无羡觉得他似乎笑了,但仔细一看却又没有。他走在魏无羡旁边,也咬了口桃子,道:“这次你准备做什么形式的餐厅?”

魏无羡三口两口吃掉一只桃子,把桃核扔进垃圾桶,又拿起另外一只:“我现在还没想好,需要做一下调研和数据分析,反正做受众最广的,三教九流都消费得起的那种。”

蓝忘机点点头,道:“这件事交给我。”

魏无羡嗯了一声:“定下餐厅后,就要找主播去平台上推广了。”

蓝忘机问:“你有合适人选吗?”

魏无羡笑:“嗯,我。多省钱。”

两人又沿着街道走了阵,魏无羡突发奇想,道:“蓝湛,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做一期直播?”

蓝忘机眨了眨眼睛:“直播?”

“对,这样人气涨得快,有了足够的关注度才好做推广。怎么样,既然这个项目由我们负责,搭把手呗二当家?”

蓝忘机顿了片刻,道:“可以,但我没做过直播。”

“好说!”魏无羡一拍他肩,“下次来我这试试?不用露全脸的,你要是不放心还能用变声器,不过你这声音用变声器可惜了……时间定了我叫你?”

刚说完魏无羡才想起蓝忘机不比他这个假辞职人员,不加班就不错,哪能说有空就有空。

他收回手,咳了两声,道:“还是你定时间。”

一只手越过他,认真地将桃子核投入垃圾桶,蓝忘机淡淡道:“你定就好。”

魏无羡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恨不能把手里咬了一半的桃子塞他嘴里去。

两人又敲定了些细节,蓝忘机要回公司开会,魏无羡顺口道:“我搭个顺风,等我回家取一下电脑。”

蓝忘机点了点头:“不急,我现在叫公司来车。”

魏无羡准备扔的桃子核就这么僵在了手上:“啊?你早上怎么来的?”

“搭地铁。”

“……”魏无羡神色复杂:“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朴素的老板。”

蓝忘机一张脸滴水不漏:“现在见到了。”

 

车到得很快,一进公司蓝忘机便一头扎进会议室没了人影。魏无羡依然清闲,公司来了几个实习生,正由江澄领着分配部门,魏无羡跑过去凑热闹,一圈下来手机号一个不漏到手,看得江澄满脸发黑。

他正得意着,不巧被蓝启仁撞见,当即罚魏无羡抄一百遍“上班时间不得擅自离岗”“上班时间不得打闹喧哗”,最终导致他错过了超市晚间大打折。

晦气!魏无羡啐了一口。


晚上他懒得做饭,随便吃了些零食,看完狗血八点档后,魏无羡又上网瞅了一眼自己昨天的录播。

他做直播本来只是图个乐子打发时间,从未对自己人气高低上过心。现在既然和工作挂钩,不认真不行,心里反而无比在意。两指遮着眼睛快速一瞥,本以为一定惨不忍睹,没想到一天不到播放量居然快破十万了。

魏无羡握着个啃了两口的梨目瞪口呆。点进去一看,视频只有短短十几秒,从他打招呼到聂怀桑扑到他背上,除了聂怀桑那一声高亢的“魏哥”,其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在最后魏无羡关掉直播时,镜头不小心歪了歪,拍到了一只眼睛。

他的眼睛十分漂亮,黑白分明,线条流畅,像是总含着笑意。那只眼睛原本看着其他地方,到最后一秒一眨瞥过来,顾盼神飞,镜头外被看到的人,大概心里都会酥一下。

果然下面数百条留言,都在猜测主人相貌一定非同凡响,起码八分以上,名字里还有个“wei”字。TAG里除了“直播事故”,也被人贴上了“帅哥”“鲜肉”一类。

但魏无羡依然闷闷不乐,贴什么标签他其实都不在意,但那个“gay里gay气”是怎么回事。

他关掉网页,正准备去洗被梨弄得黏糊糊的手,右下角聊天图标一闪,叮叮一声。

魏无羡换只手点开图标,江澄的头像一下跳了出来。

江澄:江澄向您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

江澄:快出来!

魏无羡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敲字:加班时间摸什么鱼,好好工作!

江澄:加完了!妈的累死我了,想去放松一下,来不来喝酒?

魏无羡:有好地方?

江澄:没好地方我找你干什么。城东新开了一家酒吧,妹子特别正,去不去?

魏无羡:废话,当然去!你开车来接我。

江澄:OK!

江澄:对了你零食被我吃了一半,你自己要吃再去买。

魏无羡:???

江澄:出门了!

关掉聊天框,魏无羡想了想,又点开了聂怀桑的头像。

魏无羡:聂二少,在没?找你有事。

聂怀桑:在!我在!

聂怀桑:魏哥找我什么事!

魏无羡:下周我准备做一期联合直播。

聂怀桑:魏哥厉害!这么快就找到人啦?

魏无羡:嗯,蓝湛,你认识吧?

聂怀桑:蓝氏双璧那个蓝湛?!你这是在作大死啊!那个古板不能惹!!!!

魏无羡:怎么说?

聂怀桑:你是没和他玩过吧,我小时候跟大哥去他们家玩,不知道被他罚过多少次。

魏无羡:那肯定是你该罚。先不说这个,下周来不来捧场?

聂怀桑:来来来来来!

魏无羡:谢了,改天请你喝酒。

聂怀桑:魏哥客气,放心交给我,到时候让你嗨爆全场。

魏无羡:……害怕。


—TBC—

因为妈妈住院所以最近比较忙,下一章可能要等久一点啦,对不起_(:зゝ∠)_


评论 ( 61 )
热度 ( 15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