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主是神经病,流水账专业户
消息常年抽风,回复不及时请见谅
不更新时很少在

© 月攘一鹤
Powered by LOFTER

【忘羡】江澄听了想打人 01

其余章节戳:02  03  04

不知道什么鬼东西,突然冒出的脑洞

现代AU

羡羡棒打变【】态跟【】踪狂的故事   这个系列大概还有二


正文:

魏无羡从车站出来进了菜市场,从菜市场出来进了便利店,又从便利店出来走到公寓楼下,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

魏无羡也不是没被人跟过。他长得好看,身形修长,天生一副撩妹笑脸,走在路上被人搭讪了无数次,其中不乏男性。偷偷跟在后面的也不少,魏无羡已经不止一次在“贴一贴你身边的帅哥”之类的帖子里看见过自己的身影了。

但是这次不同,脚步很轻很稳,像是个男人,反应灵敏,能准确避开魏无羡的每一次回头,不远不近地保持着距离。

不对,应该说肯定是个男人。以前魏无羡往回看,总能看见握着手机慌忙躲闪的身影以及掀起的裙摆一角,而今天这个除了笼罩心间的诡异气息外,便什么都不剩了。看样子是个资深stalker。

魏无羡也没害怕。他好歹是个186高身体结实的男人,打起架来不见得会处下风——再说他也没少打架。魏无羡唇角一弯,拎着一袋白菜土豆,怀抱一个大冬瓜,不动声色地围着公寓开始绕圈子。

这片区域是城市里那种便宜的住宅区,地处市区边缘,大多是老房子,小巷小道四通八达小摊小贩到处都是,不是长期居住的人根本摸不清方向。果然没走几圈,身后的脚步声不见了。魏无羡看了看身后空荡荡一片的小巷,得意一托怀里冬瓜,徐徐上楼去。

 

土豆烧了肉,冬瓜炖了汤。吃完晚饭魏无羡把锅碗瓢盆往水槽里一塞,转身就去骚【】扰江澄。

视频接通后,江澄满眼血丝一脸狂暴:“魏无羡!我他妈加班三天了!就睡了七个小时不到!你他妈再有事没事来点我视频,我把你网购寄我那的零食全扔了你信不信!”

魏无羡毫无愧疚,笑嘻嘻道:“哟江澄,最近积压太多憋出毛病来了?这么暴躁。”

“滚!!!”江澄手里的笔差点给撅断了,“你就浪吧,公司当家的回来了,下周例行会议上交不出方案,我看他第一把火就要烧到你头上,到时候别哭着让我救你。”

“我知道啊,谁怕他。”魏无羡笑,“不扯这个,先说正事。”

江澄:“有屁快放,要不是正经事我回来掐死你。”

魏无羡:“哎绝对正经!那个啊,我感觉有人在跟【】踪我。”

江澄一点不惊讶:“又哪哪哪的小姑娘啊?听腻了都。”

“这次不是,感觉挺厉害的。”魏无羡正色道,“不知道什么意图,估计是你魏哥哥长得太帅,人见人爱哈哈哈哈……”

“不想恶心死我你就闭嘴吧!”江澄一脸嫌恶,“让你从那破房子搬回来你偏不。那一带治【】安出了名的差,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哪天被人捅死在家里了别指望我去帮你收【】尸。”

“能捅死我的人还没出生呢。”魏无羡一眨眼,“怎么样,帮我查查呗,江总监,说不定是对家的探子?”

“没空!要不自己搬回来,要不等着被变态捅死,你自己掂量。”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魏无羡啪的一声开了罐啤酒,又瞅到江澄旁边一桶泡面,啧啧两声,“加班吃什么泡面啊,也不怕未老先衰了。想吃什么我给你点外卖去,公司门口那家猪扒饭不错,要不要?”

江澄这才露出点笑容来,随即又恢复了之前的严肃面容:“我说真的,你总不能老住在那。上次你抢温氏集团项目的事谁都知道,当时温晁脸有多臭你也看到的。跟踪你的是变【】态还好说,是温家那帮人【】渣的话那可恶心千百倍。”

“行行行,我知道。”魏无羡打个哈哈,“好了,下单,搞定。江澄,吃了我的饭就得帮我办事了,这个人你必须得帮我查查——明天我去逮他出来,正好最近无聊了。”

 

第二天脚步声依然在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

魏无羡慢悠悠地去菜市场里和老板磨嘴皮子杀价买了两斤刚上市的葡萄,一路提回来时专往人多的窄街里钻,钻了三四条街后,再往后看人没了。他抄近路返回之前的地方,果然看见一个男人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似乎正在思考他去了哪个方向。

魏无羡上前去拍拍对方肩,扬眉一笑:“找我?”

对方很高——恐怕比他还高些。回头一张脸居然长得十分俊雅。

嗯,顶着一张被跟[踪的脸做跟[踪人的事,真是非常有意思。

那人面无波动,垂下眼睑,道:“不……”

“都这时候了还装什么啊。”魏无羡耸耸肩,“温晁让你来的?”

听到温晁这个名字后对方微微蹙起了眉,但依然摇头道:“不是。”

魏无羡也没指望他能供出上家,要是他这么随口一问就全盘招供,对家看人未免也太瞎。

他又注意到这人衣着乍一看并不起眼,但仔细一瞧却都是工薪族负担不起的名牌货。看来对家挺重视他的,出马的都不是普通小弟。

 

魏无羡能看出来,全因为他自己满衣柜里塞的都是这类东西。虽说他常穿着三十块一条的大裤衩坐在街边小摊里吃烧烤酸辣粉,但并不说明他缺钱。从毕业摸爬滚打至今,谁看他都当得上一句年轻有为。不说车,光在G市他名下的房产就有好几处。其中一处高档商务住宅,环境清静安保严密,离公司近,加上一层两室,江澄就住对面,是魏无羡专门买下来上班用的。

结果住了没两个月人跑了,非去城郊租了套老房子。车也不用,天天骑一辆二手自行车搭地铁上下班。他做的是设计工作,美名其曰“这样比较有灵感。”

江澄气得要死,骂了半年,魏无羡全当耳边风,死活不搬回去。

 

对方还在他面前站着,沉默无言地注视着他身后贴满了X病小广【】告的电线杆。魏无羡发现这人的瞳色极其浅淡,不知是戴了美瞳还是怎么的,无端生出一种冷漠感来,跟温晁油腻腻的腔调很不一样。这两种人能走到一路去,该说温晁太有能力还是太有财力?

他话题一转,眉毛一扬:“吃过晚饭没?”

对方没想到他会若无其事地扯起闲话来,一时不知道该怎样接,魏无羡一搂那人肩膀,十分亲热:“没有是吧?你魏哥哥请你。”

对方来推他的手,魏无羡搂得死紧。笑话,今天还能让你跑了不成。一路把人连拖带拽到夜市一条街的大排档里,按下坐好,又朝老板喊:“一份麻辣小龙虾两瓶啤酒!鸡心里脊各十串!哎老板来把这收收!”

“唷!魏哥光临,小店蓬荜生辉。”老板很年轻,往肩膀上搭着的毛巾搓了搓手,咧嘴露出一口白牙。

“滚,少来这套。”魏无羡笑,“小龙虾要新鲜的,多放辣椒,上快点啊。”

“您大驾光临,我还敢不伺候好?”老板转过身用手里的抹布擦掉桌上撒的佐料葱花和餐巾纸,“今儿还带了位朋友?难得啊,啤酒钱就免了,我请客,以后多多照顾生意啊魏哥!”

老板转身去冰柜里拿啤酒,对面人看着眼前油腻腻的桌面和抹布抹过的汤汤水水,一张脸都僵了。魏无羡笑得越发欢:“这里老板是我熟人,做小龙虾是一绝,你还想吃什么,别客气,随便点。”

对方摇了摇头,岔开了话题:“你……就住在这里?”

魏无羡一摊手:“对啊,你又不是不知道。”

“为什么不住市中?”

“市中哪有这舒服啊。物价便宜,买个东西也方便。你不做饭吧?这边菜价比市中便宜三四成,你算算一年能省多少。”

对方明显一怔,皱了皱眉:“你缺钱?”

“不缺。”魏无羡伸出一根指头晃了晃,“怎么,你们想挖墙脚?别费心了,我对你们老板没兴趣。”

对方脸色略有些难看,道:“你知道我老板是谁?”

“不知道,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没兴趣。”

那人脸色缓和了些:“你对现在的老板很满意?”

“凑合吧。”魏无羡摆摆手。

这时店家拿来了两瓶冰啤酒,啪一声撬了瓶盖,放到桌上,说一句“先喝着啊两位,菜马上就来”便又去忙活了。

魏无羡拿起一瓶猛灌一口,说了声爽,再看对面纹丝不动,奇怪道:“喝啊?”

那人摇摇头道:“我不喝酒。”

“真的假的。”魏无羡咋舌,“你可别跟我客气。”

那人沉声道:“真的。”

“好吧,我也挺烦劝酒那一套的。”魏无羡把那瓶也拨拉到自己面前,“那我喝了。”

不多时麻辣小龙虾和烧烤也端上来了,红红火火一片,魏无羡拿起一串烤里脊,一撕咬下了半串。

对方道:“你……”

“我什么?”魏无羡低头看了看自己套的超市打折T恤,不解道。

“没什么。”对方也拿起一串里脊,咬了一口,细嚼慢咽,动作文雅,一看便知家教严格。

魏无羡郁闷,看他现在的样子确实很难想象到他手下有着业内最吸金的应用开发团队,但穿正装来吃夜市大排档岂不是更好笑。人不可貌相,这一点商场上的人又不可能不知道。

他吃了一半,突然掏出手机,对对面人道:“快,看我!”

对方闻声抬头,魏无羡咔嚓一声按下拍照。

对面脸又僵了。

魏无羡收起手机,道:“我们饭也吃了,这么熟了,交个朋友呗。你电话多少?我存下。”

那人看了他一眼:“不熟。”

“你看你这人,多没意思。多个朋友多条出路,我们公司也很不错的,要不要考虑下啊?”魏无羡信口道。

那人嘴角一抽,依然道:“不熟。”

“好吧好吧。”魏无羡举手做投降状,又见他唇上都是红的,额上一层细汗,便问:“不能吃辣?你不早说!”

对方道:“没有,这挺好吃的。”

“这种事也要逞强,累不累啊?”魏无羡站起身,朝旁边另一个小摊一喊,“王婶,给他来碗蹄花汤,不要辣碟!”

“好咧!”一个中年妇女从一堆锅碗瓢盆里抬起头来,冲他一笑。

魏无羡又坐下来,拿起一串鸡心,道:“你们要是真有什么想和我谈呢,就让你们老板自己来,大家坐下来慢慢谈,谈个够。”

对方毫不犹豫道:“好。”

魏无羡总觉得哪里不对。

 

吃完饭后两人就此别过。魏无羡眼见那人消失在街道尽头,才提了葡萄上楼去。

给自己倒了杯水后,他掏出手机,看了一阵,又放下了,转身打开了手提电脑,找到江澄,一连串信息发过去。

魏无羡:江澄。

魏无羡:死出来。

魏无羡:江澄。

魏无羡:不出来我点视频了。

江澄:韩红听了想打人.jpg

江澄:有屁快放。

魏无羡:我拿到那人照片了,不知道是哪家公司的,你帮我查查。

江澄:发给我。

魏无羡发送了文件“照片.jpg”。

江澄已接收您发送的文件“照片.jpg”。

魏无羡:怎么样,数据库里有没有这人?

魏无羡:江澄?

魏无羡:你死哪去了。

魏无羡:喂!江澄!

两分钟后,魏无羡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两个字“江澄”。

他一接,江澄的咆哮简直要刺[穿耳膜:“魏无羡!你他妈是不是眼瞎?”

魏无羡嘴里塞着颗葡萄,模糊不清道:“我怎么又眼瞎了?”

“我上周发你的邮件你是不是根本没看?!”

“我看了个标题。”魏无羡诚实道,“哎我还想给你打电话呢,你是不是发错人了,二当家档案?要不要我转给他秘书啊?”

“发错了?!发错了?!”江澄气得重复了好几遍,“那你知不知道这照片里就是公司大当家他弟?!”

魏无羡:“啊???”

“下周要见面的公司二当家蓝忘机!”


—TBC—

大概还会更 

不是什么霸道总裁商战文 后面全是歪【】门邪【】道不务正业 也可能会全盘推翻之前设定……总之很不确定

另外,每个周一都是痛苦的【吐魂

评论 ( 84 )
热度 ( 2527 )